慢慢爱,不慌张:专访自由作家Su

su

有时候也会想,二十八岁的时候我会在哪里,在做着什么样的工作,面对的是怎样棘手的生活难题...想的多了也就渐渐明白,其实谁都没办法给未来设定一个程式,让所有好的、坏的结果都变成意料之中的选择。

就好像你在十三岁的时候不可能知道你在十八岁的时候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孩,你在十八岁的时候也不可能想到自己在二十八岁的时候会做出怎样的人生选择,你不知道你会走过多远多长的路,你也不知道你会在路上遇见什么样的人,会在什么时候开始一段只属于两个人的故事。生活就是这样,越往前走,越明白追问的徒然。

biaotou

知道并决定要采访Su是在豆瓣看到他的新书《慢慢爱,不慌张》之后,这个书名和我刚好在做的一个活动策划的主题很相似,不同的是,当我企图用一张明信片告诉身边的人要慢慢生活、静静等待的时候,Su却是在用沉淀了二十八年的文字讲述一个个关于生活、关于成长的感悟,鲜活而朴素,恍惚间我和所有留言评论的读者一样,觉得这些文字分明就是写给我自己的。

如果时间退回到一、两年前,我还在学校,或者文字背后的Su还只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男孩,我一定会快速滑动鼠标,关闭网页,抛下一句“矫情且敏感的文艺小年轻”。

问题就在于,当我二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相信时间对于成长的价值。而此时的Su已经二十八岁,游荡过很多国家,走过了很长很远的路,看过了很多人未必知道的风景,经历着文字未必就能描绘的人生故事。可以很肆意的嗟叹,也可以很坦然的麻木,甚至于回忆,都可以旁若无人的矫情。

likai

每个人的二十八岁都有一个只属于时间而与数字无关的既定形态,这一年的Su选择了离开。离开家乡,离开熟悉的生活和工作,连同那二十八年漫长时光里积攒的每一寸温暖和躁动,用一个念想划开一条崭新却同样未知的轨道———遥远的加拿大海边小城与中国大陆之间的距离超过七千公里,最快的飞机也要飞行超过十四个小时才能抵达。这是一段注定被烙印上“辗转”或“转折”的旅程,往前走就是开始,往回看就是作别。所以有的时候,开始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结束,而作别也只不过是另一次全新的认知。于是,意料中的,时间便成为一个个不断被切割、被拼接的片段,每一次告别与开始都变成了一个个成长的节点,在每一个节点处,我们或曾徘徊,或曾果敢,但都是在学着如何去选择,如何去习惯,如何在得失中慢慢的去爱,去生活。

其实,当我试图为这篇访谈写一段引子的时候,我发现我是词穷的,就像Su自己说的:“有时候我以为可以用幻想,去体会另一个人的心情,用脑海里的无尽想象去还原自己无法感知的世界,一直这样的以为着,终于在某些时候,看到与自己毫无一丝相似的人生,才真切的触摸到那个想象的边界。 ”

但和Su的交流确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他在加拿大,使用西八区时间,我在中国内地,使用东八区时间,我每次试图催稿时都会在谷歌嵌入“加拿大时间”几个关键字,然后就发现、每当我终于有了时间可以发邮件时他那边永远都是刚刚进入午夜。最后,只好作罢。

xuanzhe

有一次在QQ上,我们谈到了工作和我在做的一个关于慢生活的校园活动策划,我不无抱怨的说起了最近忙碌到不行的生活状态,然后就看到他在屏幕上敲出一句话:你自己忙到昏天暗地,然后却告诉别人要慢生活...

我一时语塞。我们大多数人似乎永远都找不到生活的重点在哪,满满的生活激情未必就代表着满满的幸福感,我们自以为很美的选择可能在别人看来连“看上去很美”都不算。所以,我更羡慕像Su这样的人,他们永远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很清楚在什么时候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于是,我也更愿意为Su列出一堆问题,静静的让他说一些只属于他自己的故事和情绪。我们虽是观众,可能也会感同身受。

duihuade

当然:先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Su:苏悦,Su,男,河北石家庄人,八零后,五十年内就会灭绝的处女座,对很多领域都充满了好奇和喜欢尝试的半调子。刚刚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散文和摄影随笔集《慢慢爱,不慌张》。

当然:很多人是在豆瓣认识你,但也仅仅只是认识豆瓣上的你而已,很想知道你私底下是怎么样一个人?

Su:老板都觉得我是好员工,大概因为我很少抱怨,大概因此才屡次委以重任被派往各个国家承担工作。但我本人对于工作没有什么过高的热情,只是对于"做好分内的事"这个原则较为执着。朋友普遍据觉得我是散漫但有趣的人,常被说是个二货。

在豆瓣上的我,仿佛生活在某个二次元里面,做了很多文艺的事,一方面确实是有感而发,另一方面也是受到读者反馈的影响,他们的鼓励有种推波助澜的功效,让我在文艺的道路上不知不觉走了好远。

当然:除了写作、旅行、摄影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吗?比如一些让自己放松的休闲方式什么的。

Su:最近开始研究版画,橡皮章雕刻,在国外的生活多了很多自己的时间,因此要找些事做。总是喜欢那些步骤繁复,需要精工细作的东西,上学时候学过国画工笔,常常趴在桌子上一画就是几个小时,别人看来也许觉得烦,但对我而言反而是种放松,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思维混乱的大脑才能平静下来。

duoge

当然:如果非要在写作、旅行、摄影中排个序,你觉得自己会把哪个放到第一?为什么?

写作会是在漫长的未来之中,贯穿我一生的事,不管是当做为了表达自己而做,还是为了让更多人读到我的字,都会继续下去。从这个方面来看,就把它放在第一位吧。

如果生活的条件允许的话,还是会旅行,但现在的心境已经与当初不同,已经有些厌倦了过去不停更换城市或住所的漂流生活。今后的旅行大概会以轻松的游览和无目的的探索,不会再轻易深入地生活在一个环境。至于摄影,大概是天分有限,只当做记录生活的一个工具,与文字相比,还是后者更靠近真实些。

以上就是我对这三件事的排序了。

当然:有在悄悄的列一张表,记录自己都到过了哪些地方吗?在这些去过的地方中,自己最喜欢哪个地方?比如,有么有到了哪个地方就有一种不想离去,要在这里生活下去的冲动?

Su:起初的时候会默默地算过自己到过了几个地方,哪些城市,但后来越走越多的时候就不再记录这些了。我自己比较喜欢在南美时候的日子,大概是在巴西生活的最久,对那里的人与物了解的更多,发现他们生活之中无处不在的热烈和快乐,还有对工作的心不在焉,都是适合我这样一个混日子人的好地方。曾有过冲动想留下来的地方是挪威的奥斯陆,是因为一个人。

比起很多人主动去选择落脚的地方,对我而言,更像是我经过的那些城市选择了我,或接纳了我,只要有一个可以生存的手段或一份工作,我大概可以在任何地方生活下去。走过了许多地方以后,我发现每一个城市都是一个巨大的容器一般,它们有性格与记忆,随着感受的越多,越能发觉这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完美的住所,人们的快乐与否,都更在于自己的一个个选择。

p1854900964

当然:当初为什么要选择突然离开,而且还一下子跑到了那么远的加拿大?

Su:在社会上工作几年后,会对自己的能力、境遇以及承受力等等有一个比较完整的认识,会去设想在一个城市或者国家生活下去,当尺度拉长到几十年甚至一生的长度,自己该如何自处的问题。考虑到我的性格以及对于周遭的适应能力,忍耐程度等等,觉得还是在欧美文化的地方会比较容易生活。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决定,加拿大只是一个较容易实现的目的地,对我来说成本最低。

当然:在外人看来,所谓的离开无非一张机票,一次旅行,但或许只有自己才知道当自己真的要和一种熟悉的生活彻底告别,开始一种全新的、未知的生活时,那种错综复杂滋味。自己有过纠结和动摇吗?在刚刚到加拿大的时候有么有不适应,或者想要逃离的冲动?

Su:常年在外的生活,对于陌生环境的适应能力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按部就班的开始,一点点探索,谨慎言行,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精力。而且通常在陌生环境之中,虽然难免孤单,但因为不必背负过往的压力以及期待,往往感到自在和自由。加拿大是我花了最长时间适应的地方,因为要在两年这个很短的期限内内完成学业到工作的再到移民的过渡,身上的压力会比较大。也想过要离开这里,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你失望到尽头的时候,就会出现转机,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每一个到加拿大的人都抱着各自的目的,有些带着很高目标的人,容易患得患失,会感到失意和困惑,反而是一些看似随意的人,生活的轻松自在。

我想既然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家,身处不同的文化之中,就不应该再带着过去的种种枷锁,多去看看当地人的日子如何过,试着在他们的逻辑中处理生活的问题,就会容易很多。

当然:可能从一开始你就选择了一种注定要和周遭不断作别、不断重新开始的生活,那你是怎么让自己适应这种不断变化中的变化的呢?

Su:真正可以告别的只是一个工作,城市,或者一些不太重要的人,对我来说重要和珍视的人,不会真正的与他们告别,会在将来的人生中不断交汇,彼此分享人生。

每一次的重新开始,我又会遇到新的面孔,新的体验,新鲜的生活会充满许多的未知可能,让告别也变得值得。比起总也不变化的生活,我更希望那些改变带来的丰富和意外的收获。

p678281394

当然: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满意吗?算不算是自己一直想要找寻的生活状态?

Su:现在的生活规律且安静,应该会安定下来一段日子,计划一下今后要做些什么,但下次要出发的时候,也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想要的生活状态是比现在要更自由一点,有些自己的事情可以忙,比如经营一个小馆子,自给自足。

当然:看到你最近发了一篇日志《我不懂你,但爱你》,里面有一句话对我触动很大,你说,爱情不光是倾慕与缱绻,也有各取所需的互相给予。这算是你的爱情观吗?怎么看待自己对于爱情的态度?

Su:两个人要长久的生活在一起,一定是能够找到互相依靠和促进的方式,而不是相互消磨。用一个场景形容的话,就好像将自己的生命力,当做燃料不断投入对方的火炉中,这样的两个人都能燃烧的更久。

当然:在你的理想中,自己和另一半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Su:大概是隐居在不吵闹的城市之中,经营一家自己的铺子,家里有很大的两张桌子,每人一张,用来写字、雕刻、画画和创作。白天开门做大厨,夜晚案头写小书。

fengmian_c

当然:好吧,来聊聊新书吧。为什么书名要叫《慢慢爱,不慌张》?

Su:书名的出处是文章《林的信》中的一句话,编辑觉得很适合,最终决定用这个做书名。说实话,开始知道的时候我不是很喜欢,因为我心里的书名是《与时光书》或者《小事情》。但我不是那种非要固执的坚持自己的人,所以选择相信编辑的判断,慢慢也就接受了这个名字。后来书出了,不断有人跟我说是因为书名被引起了兴趣,我也渐渐明白,很多事都是一种平衡和妥协后的结果。

当然:会不会觉得人一旦开始回忆其实就是在承认自己已经老了?

Su:人生的每时每刻,无不依赖着自己的记忆,才能生活下去。有人选择让记忆自然消逝在时光里,有人选择反复温习或将之记下,全是个人选择而已。至于老或不老,有的人到了二十岁就固定成一个模式,一种思维,老与不老,又有什么区别呢。思维广阔的人可以容纳更多,这样就从另一个纬度上拓展了他们的生命。

当然:或者,我可以这么理解:这是一本写给逝去岁月的琐碎感悟,可以是写给一段时光,也可以是写给一段成长,当然也可以是写给某个人,某些人,但对你来说,你最想把这本书里的点点滴滴献给谁?

Su:我想一个人会喜欢读一本书,一定是有些什么他所需要的在这本书里。每个人成长的过程里,都会经历大大小小的伤害,留下明显或隐藏的伤口。有些内心强大的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与这些过往和解,自我治愈,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这样,或者说大部分的人都不能。

我通过写作来完成这样的一个自我治愈过程,重新面对成长里的那些大小伤口,渐渐完成跟它们的和解,现在这些文字也被一些有同样经历的人看到,也许会让他们产生相同感受。如果能够让一些人对于那些记忆里的美好的,遗憾的,刺痛的和温暖的部分又再重新流回心里面,从而加速那些伤口的愈合,我想我愿意将这些文字献给他们。

p678296050

当然:这本书在出版的过程中有么有遇到什么难忘的或者有意思的小片段?

Su:总的说来这次的出版非常顺利,我的编辑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我反反复复的修改和对设计的意见她都十分肯定,我感到她也很喜欢这本书,所以当我们一起努力的时候,那种感觉很像是在共同完成一个作品。比较难忘的是,开始我们对初稿的封面不是很满意,手头又没有很多方案,我向一些朋友求助,得到了很多有用的建议,尤其是君安,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做了三个封面给我,让我很感动。

当然:当看到自己的文字、摄影变成一本厚厚的印刷品的时候,应该也会有小小的激动吧?

Su:是的,原本觉得自己并没有到可以将文字出版的那种高度,所以内里的激动来自于被肯定的一种满足。

当然:问个比较俗一点的问题,会不会担心销量的问题,你也知道现在国内出版行业不是一般的低迷。有没有在计划第二本、第三本书?

Su:我个人而言不是那么看重销量,直觉上这本也不像是市面上那些会热销的书,但我很高兴它成为了很多人的睡前小册子,偶尔翻来看看,这让我感到它存在的价值。

今后还会继续写下去,也许是小小说,童话,旅行游记,很多都想尝试。很遗憾之前的生活中对于旅行的部分记录的太少,其实旅途中会发生很多有趣的故事。今后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完成一个完整的游记,配合摄影和速写等等。大多的作品还是会选择发表在网络上,如果还有机会出书的话,当然非常乐意配合。

sude

当然:既然说到计划了,那就来谈谈未来生活和工作的计划吧。对未来有什么构想吗?会一直留在加拿大?

Su:仔细回想过去,我似乎一直没有为自己的生活列出什么具体的计划,都是走走看看,很多决定都是仓促做出,包括像是辞职,出国这些事,很多都是临时冒出来的想法,刚好当下的条件齐备,就一步步走下来了。虽然一直处于变化之中,但我很谨慎的思考过这些决定所带来的后果,是不是都在我的能力所及范围之中,总的说来,我是习惯于先决定再思考的人,不会花费许多时间在决策一件事上,决定下来后,就去尽可能的完成和实施它。

这本书的出版,更像是为我打开了一扇门,让我站在一个新的出发点上。只不过这次的路不是那么具体的通往一个去处,而是一件需要耐力和持久的事。在加拿大的生活恰好为我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契机。这里安静简单,我有很多自己可以控制的时间,远离人群和一些交际,这些适时的孤独感,也许正是写作必备的条件吧。

目前的工作对我来说是算是轻松和规律的,也许会继续做下去,三四年后如果有机会和经济上的条件,会考虑在这里开一个小店,经营一两种小吃,维持生活的基础上,也可以更自由一些。

duanzhang

当然访谈的最后都会有一个固定的推荐环节,就是请受访者为大家推荐最近喜欢的一本书、一部电影什么的,但这次我们为Su出了一个命题作为,让他为我们的读者写一段文字,内容需关于“成长”和“爱”。我不得不说Su是我见过最认真的作者了,他不仅欣然接受了这个要求,还极其认真的为我们写了一篇近2000字的长文:《昀》,一个关于他和女孩昀的故事。

但由于文章确实过长,全文内容我们会单独放到当然的  读点 栏目下,这里只贴出两个片段分享给大家:

成长是要付出许多代价的事,而学会如何去爱,学会由最初的因为一种依靠,一个拥抱或一段陪伴而爱上一个人,到最后忘记了那个人的种种表象,而去学会懂得珍惜一颗透明纯真的心,种种转换,都是这些代价换来的收获。

读到我的文章的人,常说那些文字给人以孤独清冷的感觉,但孤独对于而言,与其说是一人独处时的空寂感,不如说是在自我的狭小世界中摇摆不定时,所产生的一种挫折感和对自己的怜悯。而在那个由真实的阳光空气组成的外部世界之中,自童年起,我就一直是被爱着,何其幸运和奢侈的,收到来自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爱与关心,不曾真的孤单。

每当那些伤害像无可避免的宿命一样到来的时候,我总能想起她,想到那时候被她捧在手心的自己。想到自己现在追逐的,不过是如记忆中的月光般,已丢失却仍闪烁着温柔光芒的,一段陪伴。

houji

这是当然迄今为止做的最长的一次访谈,不仅内容长,中间的时间跨度也够长,但好在最后它终于完成了,赶在冬天彻底冰冻以前给大家带来了这页温暖的对话。和Su商议之后决定,我们会从本次访谈的留言评论中抽取出三名同学,由Su亲自为大家寄出限量版纪念明信片,所以,欢迎大家热情洋溢的在文章页面留言评论。

本文已同步更新至 当然App、当然合作网站 自氧车间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图文版权归当然及作者所有,谢绝一切形式的转载。商业转载请电邮编辑dangranme@gmail.com。

【找到Su】

关于新书:豆瓣阅读

购买链接:亚马逊

Su在这里Su-豆瓣 / Su-微博 / Su-Instagram

发布者

小旭旭

iOpenV 创始人,80后,从事:项目管理、网站建设方案、网站优化策略;职务:网站管理员、部门主管、技术总监、经理。

《慢慢爱,不慌张:专访自由作家Su》有20个想法

  1. 经过北京的洗礼我已经变的快快快,走路快说话快,时间超级不够用的感觉。看文章会给我一种想回小地方的感觉

  2. 慢慢爱,不慌张,慢慢生活,不慌张,慢慢走,不慌张。似乎在这个节奏飞快的社会,很多人都在找这个慢节奏,但却不会使自己空虚的状态。慢慢爱,爱想爱的人,爱想爱做的事,爱想要过得生活。爱你构思已久的幻想。很安静的叙述和回答,很安静不聒噪的现状。经常会往自己的心里填石头,这样会把内心的那些聒噪和不安给压下去,然后会很踏实和平静。每一本好书,每一段好字就想那些小石头,让我觉得很安心。

  3. 在留言之前,看专访了很多遍,我怕错过某些细节,可能为了是更自己的读懂其中意思,对于我来说,理解是一种痛苦的事。

  4. Su的观点,提倡品味,自由,做自己喜欢的事,这些其实和自己很像,不过我成不了他,我没有说走就走的勇气,以及想好了就决定去做的执行力。所以我的缓慢只是一种逃避和不自信,感谢Su的分享,看到自己最不足,以及不敢面对的内心枷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