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

姚瑞:过不完的青春期

似乎与任何时代的背景都毫无关联,我们每个人的青春都在沿着同一个路子奔跑或喘息着。每个人都会经历一段叛逆十足同时也注定殊途同归的躁动期,来证明一种现在看起来或许根本没有那么重要的失败或伟大:总会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自信心爆棚,觉得自己可以异于常人;又会有那么一瞬间怅然发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拽那么酷那么天下无敌。青春总是在你面对自我狂妄却心生怯懦时悄然落幕,随着而来的也不过是棱角圆润之后的往事不要再提。当然,这并不是什么英雄气短,这只是每个人必须面对的命题:在恰当的年龄肆意恰当的姿态,即使有一天我们会身负无知所以无畏的标签。

你会说,年夜饭吃着吃着就老了,而我们就像被鞭子赶着的羊群,在青春这条小路上匆忙出发又匆忙抵达,沿途会有动人的风景,会有辽阔的草原,甚至会有捷径或未知的岔路,但选择从来都是残酷的。因为,在你开始后悔或者欣慰以前,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一个瞬间的抉择把你带到了怎样的“青春无悔”中。

没有回忆,就没有青春,这会是大部分人的成长轨迹。他们选择轻装上阵,在一往无前的赶路中也把最真实的自己留在回头看只会是无边无际的原点。安安稳稳安分守己是大多数人的生存哲学,我们知道什么时候该甜,什么时候该咸。于是,我们都变成了同一种人,变成了无数个一模一样的“你”,带着千篇一律的面具过着谨小慎微的生活。

只是,我们也一定都明白,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和我们活的不一样,他们拥有我们没有的果敢,他们过着我们从来不敢尝试的生活,他们勾勒着我们渴望却胆怯的光芒,用那些我们从不曾体会到的快乐和辛酸,划开了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青春表情。他们或许独立,他们或许自我,他们或许就是普普通通的另一个“我们”,只是从某一个节点开始,他们选择了当初我们没有选择的选择,走向了我们如今期冀却再也没有勇气参与的世界。

姚瑞就是这样一个足以让我仰视的女生。

姚瑞,女 ,91年出生,新疆人。极富个人特色的职业插画师、创意纹身工作室专业纹身师。

动画专业毕业,却在最后的时刻放弃了毕业证和学位证;大学的时候别人都以为她会成为一个风格独特的专业插画师,但她却中途跑去了一间颇为知名的纹身工作室做起了学徒!事实也最终证明,她不仅仅对这个职业抱有兴趣和爱好,而且她确实具备成为一名优秀纹身师的天赋和态度。说起为什么想到去做纹身师这个冷门的职业时,她说她只是不想别人称自己为插画师 ,太烂大街了。但姚瑞在大学的最大兴趣其实是摇滚,而且还自己组过乐队,还自己担任鼓手。大学之后乐队就不出意外的解散了,但人生中第一次组建的这支乐队在她心里的分量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后来她就把自己设计的乐队logo纹在了手臂上。在聊天的过程中,姚瑞喜欢称自己为各种不入流,不入流女鼓手,不入流插画师,不入流的纹身师。但也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就是这些不入流的画画、打鼓和纹身让她的生活有了很多人无论如何都体会不到的满足和快乐。

▲ 生活中的姚瑞永远没个正形

大学的时候,为了方便练习打鼓,姚瑞从大一开始就搬出宿舍一个人在校外租房住,很多人总会觉得她不合群,对她所热爱的重型摇滚、纹身很不理解,亦或指指点点,但她毫不在意。“别人是别人,我就是我。”这是姚瑞对自己的态度。但不得不承认,许多牛叉的事情总是在你一个人的时候做出来的。

她喜欢一个人背着一只硕大无比配戴很多徽章的双肩包,戴着大耳麦从校园里穿过。她的包里永远都会放着一个能够随时记录她那些奇奇怪怪想法和画面的速写本。她喜欢纹身,于是执着地找人拜师,苦练。每天穿梭在学校,排练室,工作室三点,在纸上、猪皮上认真而又疯狂地操练着纹身技术。

她的率真自我渗透在生活、工作中的每一面,能够在青春发光发热的时候,敢想敢做,能够在虚心上进的时候,低头受教。活得真实,也敢于担当。

在长春的时候,我们曾经一起吃过饭,然后披着细碎的灯光在下过雨后的校园里闲逛扯皮。对着自己在灯光下逐渐拉长的身影,她如往日一样伸出了中指,我问她会不会一直不屑别人的指手画脚,一直这么“愤怒”,她说,“没准儿,总有人把我的这种坚持归为是青春期反叛,其实任何一种态度跟是不是在青春期没有特别大的关系,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如果非要跟青春期挂上钩,我的青春期应该也不会仅止于这二十多岁的年纪,我不知道多久,但它一定还很长……”

▲ 姚瑞和起止乐队的成员

毕业后她加入北漂一族,继续着她姚式风格的画,继续找合适的机会组乐队,继续着她热衷的纹身工作。与其说她是走在边缘的理想主义者,倒不如说她是一个更纯粹的生活者。

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兴趣和职业之间永远都隔着一道无法平衡的考量。但姚瑞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却有着极强的行动力,也正是这种用行动说话的方式让我从头到脚的佩服着这位有态度、有想法、也敢于为梦想叫板,坚信即使全世界与我为敌也要全胜一个自我的90后小女生。

有时候,生活就是需要这种一意孤行的坚持和恪守自我的勇气,才能不给以后留下悔恨的可能。

才能无需回忆,就拥有全部而漫长的青春,不是吗?

▬▬▬▬▬▬▬▬▬▬▬▬▬▬▬▬ 搞怪的访谈分割线▬▬▬▬▬▬▬▬▬▬▬▬▬▬▬▬

当然:还是先来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姚瑞:咳…姚瑞,女的 ,新疆人,91年破壳。不想称自己为插画师 ,因为这个名字实在太烂大街了。嗯…喜欢摇滚,组过自己的乐队,在里面担任鼓手,大学之后这个乐队就解散了,但以后还会继续玩儿音乐的。现在只能算是个不入流的纹身师,就这么的吧。另外,我特别崇拜我姥姥。算是我从小到大一直以来没有换过的唯一一个偶像吧。

当然:好吧…但是一直以来漫画也都是你很喜欢的事情,大学也选择学了动画专业,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到漫画的呢?

姚瑞:整个新疆地区的动画漫画行业一直都是比较低迷的,很少人会关注和从事这一行。当然近几年已经慢慢好起来。其实,我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在这个行业慢慢兴起的时候,通过网络看到了很多优秀的动漫作品,也知道了很多著名的插画家。但最终影响我走上画画道路的的事情应该是在小学的时候,我妈给我买了一本《中国动漫CG年鉴》,让我第一次知道了原来动漫人物形象还可以这么画,可以这么有风格。那本书里的作者也大都是八零后,在校大学生,让我一下子觉得原来我可以离神奇这么近。而且我第一次知道photoshop这个东西,知道电脑绘画,在那之前我看到的都是柯南美少女战士这样的日式画风。然后初三暑假开始学习绘画,教我的老师是个老爷爷,每周一节课,一节课六十块钱,那个时候算是贵的了。上高中后我,高一第一学期的其中考试我倒数第一,班主任找我谈话问你一个女孩考倒数你有什么想法,我只说,我会画画,从此以后我就主动坐在班级最后一排,每天画速写,看漫画,看漫画杂志。

当然:看了你的画,其实个人风格也很明显。我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啊,我总觉得你的作品中有一种隐藏的愤怒和不满,虽然具体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喜欢这种风格的作画方式?

姚瑞 :可能影响还是那本书。因为之后就是主要在网上浏览东西,随着那本书的脉络和介绍,看到了很多国内外的、很酷、很好玩的作品,当然,里面也有很多是我个人很喜欢,也悄悄拿来模仿的。我觉得流脑浆掉眼珠这样的画让我有快感,坏笑的人、愤怒的人看来有快感,很酷 ,即使这种作品很难被大家认同 ,但是我觉得无所谓,关键是自己画着高兴。加上我高中那会就刚开始听重金属,就会对一些“邪典”类的专辑封面感兴趣,也会拿来学习和模仿。

因为网络, 我也认识到小学时候看到的那本书里很多作者,也跟他们交流 ,毕竟他们生活的城市比较开放 ,信息发达 ,渐渐我喜欢的东西就越来越多, 用到的元素也越来越多 。我忘了说了,我喜欢一个人的画喜欢了十年,“倒吊男”的《史前动物》我特别喜欢。有时候我就会想,我要是长成我画出来的那样,走在街上会是什么样 。如果全世界的人都长成我画的那样的人,我又是其中一个,那又会咋样,一定很有趣。

当然:你果真是个有很多奇怪想法的人,不过话说回来,家长一般都会认为学业以外的书籍都会影响学习,你父母对你大量看漫画会持反对意见吗?

姚瑞:不会,他们觉得无所谓,想看就看,但是不给钱买这些。

当然:那你买漫画的钱从哪来呢?

姚瑞:初三的时候每天在外面吃午饭 每天十块钱,我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不吃午饭攒钱买漫画杂志,插画集,打口碟。但是我还得骗他们说,书不是我买的是别人看剩下给我的。每天只喝水或者把书借给同学,然后他们每个人给我买些零食,就这样一直到高中毕业每天就这么过。

当然:在你身上看到一句话,苦什么都不能苦理想。哈哈。你刚刚提到摇滚,重金属,为什么一个女孩子、一个画画的女孩子会喜欢这种类型的音乐、甚至后来还自己组了乐队?

姚瑞:我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听这些摇滚乐,很过瘾,就这么干听,也没机会看演出。 新疆那时候演出特别少,好不容易有两次近在眼前的演出了,我还因为高考和去南疆写生错过了。高三的时候医生确诊我有抑郁症…算了,这个就不过多啰嗦了。其实到大一的时候还没有完全恢复 ,那时候我就是靠着看一场一场的演出慢慢挺过来的。 大一下学期最后一次晚自习的时候,我们的一个助导对我们说,你们就要大二,想做什么就赶快去做,不要到了大三大四要毕业了再后悔,不论做什么,旅游,玩,谈男女朋友就抓紧,于是我大二跟家里吵架 ,非要闹着去学鼓,然后就去学了。当时根本没想过我会组乐队,就是单纯的喜欢 。

当然:对啊,你是怎么想到要自己组乐队的啊?

姚瑞:有次去迷笛音乐节,最后那天晚上我都哭了,也就是在音乐节上认识了贝斯手阿瓜,一个湖南人 。想想挺不可思议的, 一个新疆人 ,一个湖南人, 在音乐节上认识最后还一起组了乐队。从音乐节回来后我心就特别野了,有想组乐队的念头,刚好再体育课上认识了后来我们队的吉他手老白,当时跟他搭讪知道他也没有乐队以后我俩就打算组乐队,吉他,贝斯,鼓手,都有了,自然而然。2011年,起止乐队就正式组建了。再后来又一个吉他手大伟的加入也让我们越来越上道儿了。说到感触,我很享受排练,演出 ,排练完大家背着琴路上吹牛逼,喝饮料, 打闹的那种日子 。而且我们当时租排练室么 ,夏天排练完特热,地下室, 受不了就跑去楼顶吹风,他们男的就往楼下撒尿,哈哈,特快乐,特想跟他们呆在一块。每周在学校坐不住的时候,就盼着周末去排练 。一见到他们 ,一进地下室 ,一闻到那股发霉的味 ,我就特安心特快乐,我就觉得我拥有的东西很多 。真的 ,潮湿的发霉的味道我特别喜欢闻 。

当然:第一次上台演出是在什么时候,紧张吗?

姚瑞:第一次上台演出,是当年11月份的时候有个地下演出,我们也报名了,那是我第一次演出,紧张的一逼,笨手笨脚还把我师傅的镲片给摔了。但是貌似还不赖,没跑拍哈哈。

当然:画画、唱歌、组乐队这些事在外人看来很跳跃,自己有没有想过其实对你来说冥冥之中也很必然?

姚瑞:我从来没想过我会组乐队?我能做鼓手? 我还可以演出?还有个人EP ?还特么有乐迷?受宠若惊啊 ,画画就这么画着,不知道咋样变成钱,没啥感悟, 好在我画的东西我自己心里看着舒坦。 我觉得我就是我画里的那种人,要么就是我羡慕我画里的人,他们比我自己怪异,比我愤怒 ,比我胆大。现在想想,其实画画跟纹身还是不分家的,纹身只是换个工具,最终还是画画的事 。而音乐是支撑我坚持画自己东西的一个动力,画画太苦了,音乐是甜的 ,生活总要有苦有甜么。

当然:就是说,你在画画实在画不下去的时候,会选择用唱歌来排压吗?

姚瑞:不会。 画画烦躁是因为脑子里没有东西 ,或者眼高手低,或者基本功不到位 ,解决基本功就行 。音乐只是我各种看不惯的时候、或者就是莫名愤怒的时候、遇到不公正的时候才会去唱。你也知道,我的音乐也都是歇斯底里的。我觉得世界上有这两样东西真是太好了 ,画画孤单 ,音乐不孤单, 互补,刚刚好。

当然:看起来你对目前的生活、工作状态很满意了,是吗?

姚瑞:其实,还好。生活中最好是有一群朋友,大家各有所长,最好都是极品中的极品,爱思考,大家一起做做动画片,画画漫画,做做纹身,写写东西。 聚在一起做点什么, 我希望有这样一个生活圈子。

当然:会一如既往的朝着这个梦想生活状态努力?

姚瑞:眼前我想先经济独立,做一个好的纹身师,因为我也要吃饭我不能啃老,我想去进修 ,好好提高一下造型能力,然后练练鼓 ,学学乐理 ,然后学学英语吧  。这些对我来说就是现实。哦,对,我还想学学软件, 我还有做动画的心呢 ,虽然毕业后没做动画虽然我那么恨我的大学 。

当然:你觉得十年后,二十年后的自己,还敢这样看似无法无天的生活吗?

姚瑞:应该是吧 ,我小时候就特立独行 ,那时候我没想过我现在这样 ,而且还变本加厉,没准我十年后更愤怒 。哈哈

当然:保持自我应该是大多数所向往的生活吧。你每天总是一副打了鸡血的状态去做所有你感兴趣的事,我有时候挺好奇你这份源源不断的热情从哪来。而通过整个聊天的过程,或许坚定地热爱着你所做的一切,就是我从中找到的答案。

▬▬▬▬▬▬▬▬▬▬▬▬▬▬ 火红的作品分割线 ▬▬▬▬▬▬▬▬▬▬▬▬▬▬

»» 关于专辑

这首姚瑞起止乐队的EP《Punk Never Die》内片CD,这张EP共收录了五首原创音乐。虽然是一张独立制作和发行的迷你专辑,但对于一个仅仅靠爱好与信念在苦苦支撑的校园乐队来说,这一次的努力无疑是梦想顷刻照进了现实。

其实,小编一直都很喜欢“起止”这个名字,很多事即是如此,起于梦想,止于梦想。大学毕业后,姚瑞不可避免的要面对乐队解散、而她也势必也要在音乐、插画、纹身这三条看起来截然不同的道路上做出一个最贴合内心的选择,最终梦想战胜梦想,她选择了后者。但这并不代表她放弃了音乐,前几天在联系这个采访的时候,姚瑞刚刚参加完一个上海的重金属乐队的演出前往长春继续学习纹身,而两个月后她就会奔赴北京,开始她勾勒出的北漂生活:纹身、画画、组乐队。我相信无论在哪里,她要做些什么,她都一定会做出一个自己喜欢的样子。

因为在她小小的身体里,永远都蕴藏着你无法想象的能力和激情!

»» 插画与纹身作品

▬▬▬▬▬▬▬▬▬▬▬▬▬▬ 话没说完的后记分割线 ▬▬▬▬▬▬▬▬▬▬▬▬▬▬

»» 访谈后记

热烈,直接,纯真,永不停歇,行动主义,这是姚瑞带给我最直观的感受。

我们总归走不出那个所谓的“应该”,怕背离每一种“应该”轨道后面对的陌生、无知和从头开始。我们喜欢做每一个行业里、每一种人生中的既得利益者,虽然我们也有梦想,也幻想过改变,甚至有时候我们也会有想要逃离既定状态的冲动。但面对生存与周遭的无形压力时,我们变得畏手畏脚,我们害怕“一旦”,我们敬畏“万一”……当然,姚瑞也怕,但她知道,与其纠结这些无论如何都会存在的问题,不如果敢的去选择一条自己钟爱的路,哪怕势必会头破血流也要有万劫不复的决心。因为如果你不去尝试,没有人会替你看到那个最终明朗的答案。

看着身边的世界,看着忙碌的人流,看看人群中灰头土脸的自己,我想,或许就是因为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我渴望却不曾拥有的那份追求自我的勇气,我才觉得生活其实是有无限可能和希望的,而决定这个希望走向的车票也始终攥在我们每一个人手中。只是很多时候我们迟疑了那么一下下,青春呼啸而过,我们手中的车票也应声落地,成为所有故事里最常听到的一生叹息。

(本文由特约记者常小常采访、撰稿。图片由受访者提供,请勿转载或用于商业用途。)

4条回应:“姚瑞:过不完的青春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